轶事传闻任品潭——《明道杂志》

日期:2020-10-05 15:31:55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  范丞相、司马太师俱以闲官居洛中,余时待次洛下。一日,春寒中谒之。先见温公,时寒甚,天欲雪,温公命至一小书室中,坐对谈。久之,炉不设火,语移时,主人设粟汤一杯而退。后至留侍御史台见范公,才见主人,便言天寒远来不易,趋命温酒,大杯满釂,三杯而去。此事可见二公之趣也。

  (《明道杂志》)

  王黄州诗云:“刺史好诗兼好酒,山民名醉又名吟。”而黄州呼醉为沮,呼吟为垠,不知呼醉吟竟是何名也。黄州厮役多无名,止以第行为称,而便称为名。余自罢守宣城,至今且二年,所过州府数十,而有佳酒者,不过三四处。高邮酒最佳,几似内法,问之其匠,故内库匠也。其次陈州琼液酒,陈辅郡之雄,自宜有佳匠。其次乃黄州酒,可亚琼液而差薄。此谪官中一幸也。平生饮徒,大抵只能饮五升以上,未有至斗者。惟刘仲平学士,杨器之朝奉,能大杯满釂。然不过六七升,醉矣。晁无咎与余,酒量正敌,每相遇,两人对饮,辄尽一斗,才微醺耳。

(《明道杂志》)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